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首頁>>靜檢風采>>檢察文化
你不該出現在那里
時間:2015-10-10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你不該出現在那里 

   忻州市人民檢察院公訴一處 薄云霰 

    

  二戰前夕,英遜王愛德華八世出訪納粹德國,與希特勒比肩而坐,隨后,其高舉右手行禮的照片公諸于世。也許意識到了此舉不妥,他隨即當眾澄清自己并未行納粹禮,稱只是拍攝角度問題。然國人對他的解釋似乎不以為意,反痛心疾首道:“無論是否做過,問題是,你不該出現在那里。” 

  無獨有偶,許多落馬官員在提及受賄地點時,常不約而同地辯解:我去是去了,但只隨便聊聊,什么也沒做呀;或者去了之后才知道他意圖送禮賄賂于我,但我沒收,真沒有啊。言之鑿鑿,一副無辜的樣子。是的,善良的民眾真的很愿意相信你的無辜,相信你的清廉,但,你去又何為呢? 

  是的,你不該出現在那里。有些地方是不可以隨便去的。 

  群眾舉報或行賄者證實,許多權錢交易發生在相對隱蔽的場所,之所以隱蔽,首先是自覺理虧,故而心虛,遮遮掩掩,避人耳目,殊不知,湛湛青天不可欺,自以為你知我知的腐敗事實最終還是被反貪部門查實,鐵證如山伴隨著巔峰跌落谷底的劇痛,本可以春風滿面的謝幕化成了悔之不及的嘆息:何必當初呢? 

  炎炎夏日,暑熱難當,晚飯后常常乘夜風微涼或獨行或結伴擇道漫步,不約而同地,大家都繞開了那些沒有路燈沒有行人的偏僻小巷,何故?除了安全還是安全。因為黑暗創設的盲區激發并放大了我們潛在的危機感——走進去會遇到什么?是月上柳梢,曲徑通幽?還是月黑風高,強人剪徑?其實更多的,不過是平平常常,一如有路燈的地方。但我們仍避而遠之,哪怕只是假設的威脅。 

  君子不立危墻,面對可疑的危險地帶,我們寧繞道而不涉險,只為了安全。與聰明無關,本能而已。 

  云南省副省長沈培平落馬之日,原任職的普洱市居然爆竹聲聲,市民彈冠相慶,更有“腐敗分子沈培平被查處,罪有應得,大快人心”的醒目橫幅,似在無聲地審視著每一個行走官場的人:為官一任,你留下了什么? 

  丁仰寧是福建省最有名的縣委書記,不是因為治郡有方而是因為語出驚人:當官不發財,請我都不來!如此擲地有聲的豪言至今無人能出其右。應當明確,大多落馬官員為官之初并非如丁某人般功利,他們也曾兢兢業業,也曾政績斐然,可惜一路前行,追隨者日盛,不得已出入前呼后擁,不得已身旁非富即貴,不得已時而歌廳時而酒吧時而出境豪賭,且極盡奢靡個人賬戶不減反增,漸漸地,他們被不得已推到了懸崖盡頭。我們遇小巷幽深便謹慎繞行,概因未知的恐懼讓人遠離。而此類官員在利益面前忘卻了起碼的生活常識,不避嫌不畏險,輕而易舉便受人之邀與人同歡,那遠遠脫離了工作和生活的場所難道僅僅就是歌廳酒吧那么簡單?莫名的邀請莫名的地點,難道不足以令人心存警惕?看不清的假想危機尚能遠遠避開,看得透的現實陷阱卻睜大眼睛跳了下去,看似簡潔的生活,卻原來一步一個考驗。 

  開路的是金錢,斷頭的也是金錢。貪官們一面蒙上雙眼說看不見行賄者的司馬昭之心,一面伸長雙手笑納行賄者的袖金輸璧,全然忘卻了離家前老父諄諄教誨:有餡餅的地方有陷阱,油水多的地方易滑倒,有的地方你真的不能去。 

  老鼠意外地掉進了米缸,環顧四周,它發現不僅沒有危險,而且簡直是天賜良機,觸目皆美食,它喜不自禁,大快朵頤之余,東張西望惴惴難眠。如是幾日,則食之泰然,寢亦酣然。米缸不是聚寶盆,米量漸少,它不止一次地爬至缸沿向外望望,再向里瞅瞅,終究擺脫不了米的誘惑,它溜回到缸里。米缸終于見底,它陷入了深深的絕望:等待它的只有死路,一切都為時已晚。 

  作為手握公權的官員,都不妨捫心自問:權從何來,用至何處?行使權力,可曾出于公心?可曾常懷畏懼?可曾慮及安全?有此一念,足令歧路之人冷汗涔涔,迷途知返,但仍有極少數人沉湎欲壑,不自反省,逾越了安全底線,終被貪婪葬送,如此,與鼠何異? 

  很多貪賄千萬計的涉腐官員談到了自己的貧寒出身,談到了自己的勤勉奮斗,談到了聚斂時的心驚膽戰,談到了身敗名裂的悔愧難當,唉,何必當初呢? 

  關于貪官的風光,坊間流傳著一則不知真偽的幽默:記者采訪幼兒園的頑童,問及志向,一小男孩兒童言天真:“我想當貪官,因為貪官能賺很多錢!”此處的賺錢,顯然非正當途徑,很多,當然也非正常收入。小男孩可能是看到至少是聽到過貪官的風光,故有此一答,我想記者應該追問一句:小朋友,你知道貪官的下場嗎?貪官攫取財物時下手雖不含糊,可提及下場,估計還是會含糊那么一點點的。 

  時下,反腐日漸深入,反貪捷報頻傳,某些行為不檢的官員終日心驚膽寒,當官儼然已成為坊間笑談的高風險行業。不可測的風險讓一些原指望憑權謀利的官員望而止步,清廉之風欣欣然撲面而來。 

  如何清白做人,如何高尚為官,泱泱中華可謂前有古人后有來者,更不乏典范可資借鑒,可供仰視。 

  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范仲淹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寄憂國憂民的情懷于《岳陽樓記》的字里行間,堪為萬世師表,更為傳奇的是他宦海沉浮,為官一生,其間屢經風雨,起落無常,終以一代賢相而名垂青史,按他自己的說法:“惟能忍窮,故能免禍。”范仲淹為官清貧,生命盡頭入殮時竟尋不到一件新衣,忍窮忍到了極致;范仲淹政聲與文名并重一時,令千秋后的文人大吏難望項背,免禍免成了風雅。 

  今日為官者的薪金足以衣食無憂,其“窮”已不同于封建時代的身后蕭條、家無余財,僅需兩袖清風即可;貶謫罷官、抄家滅門在封建社會可謂“禍”,但對于今日之為官者,禍最大不過毀清譽陷囹圄,累及子孫無顏面見江東父老。 

  禍從何來?何可避之?一句忍窮免禍道出了古往今來為官者最大的禍源——“貪”,也道出了免禍根本:為官不戀財,知足自無災。 

  許多官員抱怨,如今的百姓總是仇官,卻不知百姓所仇者,非官也,乃官中之貪腐者也。為官者所懼之禍實系百姓所樂之事,趨福避禍乃人之本能,何為福?何為禍?既享受著納稅人的薪俸,便當依法履職,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為民請命,為民謀利,如此,百姓樂之,擁護之,即為福,又何禍之有?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環境對人的影響不言而喻,只有對公權力加以約束,良好的制度輔以到位的監督,從不敢貪到不能貪到不愿貪,反腐才算贏得了真正的勝利。 

  優勝劣汰的自然界滅絕了許多物種,其中不乏龐大兇猛如恐龍之流,而人類能夠繁衍至今,且成了自然的主宰,原因之一,就是人懂得畏懼,人明白,什么地方能去,什么地方不能去,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唯其如此,才能一生平安,無慮無憂,才能做得好人,做得好官。 

 
在線服務-網上舉報
在線服務-控告申訴
在線服務-法律咨詢
在線服務-檢察長接訪預約
在線服務-律師預約
在線服務-遠程視頻接訪
在線服務-行賄犯罪檔案查詢
檢務公開-本院介紹 檢務公開-領導介紹
檢務公開-聯系方式 檢務公開-機構職能
通用視頻
通用視頻
靜樂檢察微信二維碼 靜樂檢察微博二維碼

版權所有 山西省靜樂縣人民檢察院 丨 地址:丨 電話 丨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丨 網站訪問量:AmazingCounters.com

安徽25选5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