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首頁>>信息公開>>檢務公開
切實加強未成年人檢察工作
時間:2016-01-18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自1986年上海市長寧區檢察院成立我國第一個“少年起訴組”,我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已經歷了30年的發展歷程。2015年底,最高人民檢察院正式成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辦公室”,標志著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專業化、規范化建設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為切實加強新時期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應當充分認識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責任與定位,應當認真總結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成就與不足,應當深入思考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發展的方向與路徑。

  一、職責與使命:未成年人檢察對完善中國少年司法制度,強化未成年人保護作用突出、意義深遠

  未成年人是億萬家庭的寄托,是國家和民族的希望,承載著實現“中國夢”的歷史使命。一個未成年人出現問題,毀掉的是一個家庭的幸福,一批未成年人出現問題,危害的是國家和民族的未來。未成年人成長過程中出現問題的原因不僅在未成年人,更主要的是各種不良因素、社會管理機制缺陷和惡劣環境交互作用的結果。國內外發展歷程均表明,在經濟社會迅速發展轉型時期,受各種社會矛盾和問題的影響,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和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問題會更加突出。而強化未成年人犯罪預防和權益保護,不但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茁壯成長,還有利于解決未成年人問題背后的深層次社會問題,化解社會矛盾,消除不安定因素。

  “通過少年犯罪的治理來重建適應轉型社會的新的社會控制機制,通過對少年的規訓來強化對游離出傳統社會控制機制人群的控制,是許多國家在現代化加速期社會治理的一個共同特點,也是許多國家在社會轉型時期維護社會秩序與穩定的成功經驗。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釋少年法院運動何以會在20世紀初期迅速發展成為世界性運動的重要原因。”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對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推進多層次多領域依法治理,提高社會治理法治化、現代化水平提出了明確要求,強調建立健全幫教特殊人群、預防違法犯罪的機制和制度化渠道。加強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最大限度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最大限度教育挽救涉罪未成年人,最大限度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是檢察機關參與推進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和載體,關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關乎萬千家庭幸福安寧,關乎社會和諧穩定和國家民族未來。

  在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工作上,檢察機關的工作涵蓋了整個司法過程,任務相當繁重。檢察機關在中國少年司法改革與司法政策的貫徹中應當而且也能夠發揮重要的作用。中國少年司法制度需要借鑒國外先進做法,但更重要的是根植于中國特色司法體制中。與國外實行司法審查制度不同,我國實行的是分工負責、相互配合、相互制約的訴訟體制,檢察機關承擔著對刑事訴訟、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活動的監督職責,國外少年司法中的先議權在我國為檢察機關所有,而且只有檢察機關才能夠介入到偵查、審判、刑罰執行的訴訟全過程。做好未成年人檢察工作,不僅能夠促進對未成年人進行及早和全程的保護、幫教,還能夠有力推動公、檢、法、司機關統一認識、協調一致、有效銜接,從而推動整個中國少年司法制度的完善。

  對未成年人的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是一項系統社會工程,需要從源頭抓起,需要有關部門和組織共同努力。同時,司法是最后的手段,少年司法的一些特殊程序、特殊制度的落實也需要社會的支持。“沒有社會支持體系就不會有少年司法,因為少年司法關注的是行為人而不是行為,關注的是行為人的回歸而不是對行為的懲罰,離開社會支持體系就不可能有少年司法。”檢察機關依法承擔著國家法律監督職能,為拓展未成年人保護與犯罪預防工作空間,推動社會資源在未成年人保護中的合理配置,爭取各方支持創造了有利條件。在實踐中,許多地方正是由于檢察機關的推動,在當地建立了由各個部門和社會組織參與的未成年人保護和犯罪預防的聯動機制,取得了良好效果,獲得了社會高度評價。

  未成年人檢察對完善中國少年司法制度,強化未成年人保護作用突出、責任重大、意義深遠,不能削弱,只能加強。這也是最高檢成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辦公室的目的和意義所在。

  二、機遇與挑戰:未成年人檢察發展任重而道遠

  30年來,在一代一代未檢人的接力下,未成年人檢察碩果累累,教育挽救感化了一大批罪錯未成年人,初步形成了符合司法規律和未成年人特點的特殊的司法理念、工作機制和工作規范,專業化隊伍也實現了從無到有到逐步壯大,并有力推動了國家未成年人法治建設。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出現,給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提出了許多新要求、新挑戰,其中既有機遇,又有困難,必須認清形勢,勇于面對,積極破解。

  一是全社會對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重視程度的提高,給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全社會都要了解少年兒童、尊重少年兒童、關心少年兒童、服務少年兒童,為少年兒童提供良好社會環境”;“對損害少年兒童權益、破壞少年兒童身心健康的言行,要堅決防止和依法打擊”。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了未成年人保護法執法檢查,推動有關方面齊抓共管、綜合治理。有關專家學者、新聞媒體也奔走呼吁要切實加強未成年人司法制度建設。這既是給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提出的更高的要求,也是全社會寄予的厚望。

  二是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涉及未成年人的犯罪發生新變化,給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戰。當前,我國的未成年人中,有很多處于留守或者流動狀態,這個群體中涉嫌犯罪、違法的比例相對較高,受到不法侵害的比例也相對較高。對處于留守或者流動狀態而實施危害行為或者受到犯罪侵害的未成年人而言,要使他們回歸社會或者恢復正常生活,心理疏導、技能培訓、未來成長規劃和指導等是必不可少、非常迫切的。當前,未成年人犯罪呈現多元化趨勢,一些過去只有成年人才實施的犯罪,如販毒、綁架,甚至暴力恐怖犯罪、邪教犯罪,也出現未成年人的身影。故意傷害(重傷)、搶劫等惡性犯罪增多,且犯罪手段殘忍、不計后果。奸淫、猥褻、拐賣、虐待、遺棄等侵害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不斷發生。南京虐童、北京摔嬰、海南校長“開房門”等案件一經披露即成為社會事件。這些都要求從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檢察人員不僅要有過硬的業務水平,更要有良好的社會責任意識和較高的社會工作能力。

  三是司法改革對機構、人員的新要求,給未成年人檢察專業化建設帶來新的課題。目前,全國省級檢察院尚有相當一部分沒有獨立的未成年人檢察機構,有的雖有機構但人員配備不到位,從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檢察人員“兼職”現象普遍存在。特別是由于對司法改革認識不足,有的地方開始徘徊觀望,一些原本有計劃成立未成年人檢察專門機構的也暫時擱置。有的試點單位搞“一刀切”,沒有充分考慮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實際,簡單地將未成年人檢察并入其他業務部門,未成年人檢察辦案力量減少。與此同時,在未成年人檢察專業化建設中,如何處理好未成年人問題與未成年人犯罪問題的關系、少年司法與未成年人檢察的關系、保護未成年人利益和保護社會利益的關系、權力集中與制約監督的關系等,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四是特殊司法理念與執法現實矛盾突出,給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帶來新的問題。對涉罪未成年人的特殊司法理念,要求司法執法機關采取有別于成年人的特殊刑事政策、特殊辦案制度。但這一要求在實踐中并沒有得到普遍認同和自覺實踐,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發展非常不平衡。如,有的認為“特別程序”僅僅是對未成年人處理上的“小兒酌減”,甚至批評“少捕慎訴少監禁”是“小惡不懲縱容大惡”,“特別程序”是損害正義一味從輕,進而質疑開展教育挽救和犯罪預防是“不務正業”。反映在執法中就是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特殊制度和程序在不少地方沒有得到有效貫徹,就案辦案問題突出,社會調查少、聽取律師意見少、指定辯護走形式、附條件不起訴適用率低、犯罪記錄封存執行不嚴等現象不同程度地存在。

  三、長遠與當下:以構建中國特色少年司法制度為目標,扎實推進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專業化、規范化建設

  未成年人檢察的長遠目標應當是形成健全的獨立的有中國特色的少年司法制度。一個國家的少年司法制度能否確立健全,其核心問題是要有自成體系的、不同于成年人案件審理的程序法以及實體法,有自成體系的少年司法機構和完善的社會支持體系。正如一些學者提出的,要跳出刑事訴訟法、刑法、監獄法等部門法來宏觀考慮少年司法改革,不能就刑事訴訟法的修改談少年司法,也不能就刑法的修改談少年司法。未成年人保護與案件辦理的未來走向應當是綜合保護和全面保護,涉及刑事、民事、行政、兒童福利等各個方面。因此,應當拓寬視野,著眼于未來發展。路漫漫其修遠兮,立足當下,就要在30年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積累上,一步一個腳印地繼續推動未成年人檢察專業化、規范化建設,并以此逐步推動未成年人司法的健全完善。

  一要切實提高對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特殊性的認識。未成年人檢察不以實現懲罰為首要目的,而以保護未成年人權益、預防再犯、幫教未成年人為出發點、著力點和落腳點,除司法辦案和訴訟監督職能外,還承擔著幫扶教育、預防犯罪等社會職能。未成年人檢察不以定罪量刑和定分止爭為最終目標,而是以案件事實為切入點,探究未成年人問題產生的原因,采取必要的干預手段,改善未成年人的心理狀況、家庭教養和社會環境,幫助陷入困境的未成年人重回正常軌道,呵護其健康成長。為此要真正將對未成年人的特殊方針、原則、政策貫穿辦案始終,將幫教、挽救涉罪未成年人作為辦案的主要任務,摒棄就案辦案、不加區分的辦案方式。尤其要更加注重特殊保護理念,摒棄傳統的報應主義思想,嚴格落實特別程序要求;更加注重平等保護理念,特殊政策適用和特殊司法保護不受民族、宗教、籍貫、身份等情況影響;更加注重雙向保護理念,既要保護涉罪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也要注重保護和救助未成年被害人。

  二要進一步加強未成年人檢察專業化建設。設置獨立的少年司法專門機構是少年司法制度發展的重要組織保障,也是衡量一個國家少年司法制度是否成熟的重要標志之一。我國司法實踐證明,沒有未成年人檢察專門機構就沒有未成年人檢察案件的專門辦理。檢察機構改革不能影響檢察職能的發揮,要在加強扁平化管理的同時加強專業化建設,確保不削弱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各級檢察機關尤其是省級檢察院應當按照《人民檢察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規定》要求,進一步加強獨立的未成年人檢察機構建設。要全面落實捕、訴、監、防一體化的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模式,由同一承辦人負責同一案件的相關工作,并保證專職,以強化對未成年人利益保護。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問題的背后,往往隱藏著諸多未成年人權益保護不力的問題,因此涉及未成年人權益的民事案件并非單純的普通民事法律主體間的關系,涉及未成年人權益的行政訴訟案件也并非一般的“民告官”,同樣要體現國家親權理念,遵循和實現兒童利益最大化原則。未成年人檢察部門要在辦理好傳統的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基礎上,本著實際需要、量力而行、突出專業的原則,根據“遵循司法客觀規律與檢察工作特性,整合檢察資源,結合檢察業務特點進行分類”的檢察體制改革要求,探索開展涉及未成年人權益的刑事執行檢察和民事行政檢察工作,為更有效、更廣泛地保護未成年人權益作出不懈的努力。

  三要進一步加強未成年人檢察規范化建設。要推動辦案程序和標準規范化。有關司法解釋雖然對未成年人辦案程序方面進行了一定的完善,但還有很多方面需要進一步細化。如訊問、詢問未成年人程序規制,幫教涉罪未成年人方式,開展犯罪預防等,目前尚缺乏統一規范,缺乏操作性,必須進一步完善和明確。要加強司法銜接規范化,積極與公安、法院、司法行政等部門的溝通配合,在評價標準、社會調查、逮捕必要性證據收集與移送、法律援助、分案起訴等制度上達成共識,形成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工作合力。要加強社會化支持體系規范化,加強與綜治、共青團、關工委、婦聯、民政、學校、社區、企業等方面的聯系配合,積極促進黨委領導、政府支持、社會協同、公眾參與的未成年人犯罪幫教社會化體系建設,共同做好涉罪未成年人幫教考察和犯罪預防工作。

  四要建立未成年人檢察獨立評價機制。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并非偵查監督、公訴等業務的簡單疊加,除傳統審查逮捕、審查起訴、法律監督的司法職能之外,還承擔著大量的幫教涉罪未成年人、預防未成年人犯罪等社會職能。未成年人檢察的工作目標應當是教育挽救了多少人,而不是定罪懲罰了多少人。因此,對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評價尺度不是僅憑辦案數量,而是評價每辦理一個案件中特殊程序是否落實,圍繞涉案未成年人做了多少教育矯治和幫扶工作。目前的評價體系需要調整改革,使其全面涵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特殊職能,在評價重點、目的、方式等方面體現其特殊性。因此,要逐步健全科學的符合未成年人檢察規律特點的工作評價機制,以更好地引導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科學、健康發展。

  (作者為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在線服務-網上舉報
在線服務-控告申訴
在線服務-法律咨詢
在線服務-檢察長接訪預約
在線服務-律師預約
在線服務-遠程視頻接訪
在線服務-行賄犯罪檔案查詢
檢務公開-本院介紹 檢務公開-領導介紹
檢務公開-聯系方式 檢務公開-機構職能
通用視頻
通用視頻
靜樂檢察微信二維碼 靜樂檢察微博二維碼

版權所有 山西省靜樂縣人民檢察院 丨 地址:丨 電話 丨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丨 網站訪問量:AmazingCounters.com

安徽25选5走势图带连线